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魔宫美人
魔宫美人

魔宫美人

蛊通天与王杰二人,一早就来到大殿之内。看了晕倒的母女三人,也不以为意。朝秦严开口道:「恭喜老弟(宫主)魔功大成,可喜可贺啊。」「哈哈哈,托福托福,侥幸而已,哈哈哈。」秦严虽然一边自谦,脸上却是说不出的得意。

  「老弟今日魔功大成,何时可以炮制那玉灵儿啊?老哥我怕夜长梦多啊。」蛊通天更关心自己的灭白苗大计。见秦严魔功已成,就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「哈哈哈,老哥哥急什么,难道就这么猴急猴急的想去操那白苗圣姑不成?」秦严知道蛊通天着急,开了一句玩笑后马上正色道「老哥哥放心,待小弟我今晚巩固一下境界,明日开始就去调教那玉灵儿,不出三日,保证叫那玉灵儿乖的像只猫,比我这三条母狗还听话。」说罢,还狠狠地踢了踢凌玉清母女三人。

  「好,老弟痛快,那哥哥我静候佳音了。」

  「好说,你我兄弟,忘年之交,何必如此生分。」「对了,老哥,还有一事小弟需要麻烦哥哥。」「请讲。」

  「之前也和哥哥提过,这南宫凤本是男生,虽然现在已是一头乳牛,但毕竟没有女子的下阴,玩起来少了一点感觉,之前向哥哥提过,哥哥的蛊道高深莫测,可曾想到解决方法啊。」

  「原来是此事,这南宫凤是老哥我与贤弟一起炮制的极品,老夫也是极为满意的,自然早已想好对策,这是老夫特地为这南宫凤培育的假阴蛊。只要装上此蛊,就能让其如获新生。」

  「妙妙妙,择日不如撞日,就在今天给她一试。」秦严闻言大喜,脚下用力,给三女输送了一丝魔气,让三女悠悠醒来。

  「只是这假阴蛊还未完全开发完成,虽然效果老夫可以保证,但注入人体之时,十分痛苦,我怕这凤丫头扛不住呢。」蛊通天刚才答得豪爽,一见秦严立刻就向他开口索要,却又开始犹豫起来。

  「无妨,这凤奴可以我宫里最能吃疼之人了,当日给她催乳可是催了整整两年啊,老哥忘记了?」

  「既然如此,那就去犬舍一试吧,此法有些血腥,怕脏了老弟的宫殿。」「好说好说,清奴你都听见了?还不带着你两个女儿跟本座过去。还要给本座装死到什么时候。」秦严一脚踢道。

  凌玉清内力是三女中最深厚的,刚刚悠悠已醒转,但四肢实在无力,又听二人在讨论南宫凤,便趴在地上小歇,其实是安安希望南宫凤能躲过此劫。如今被秦严喊破,连忙起身,再扶起二女,蹒跚着跟了众人一起去到犬舍。

  待众人来到犬舍,蛊通天手捏法决,一身暴喝。突然一只小牛般大小的金色蟾蜍凭空出现。

  「哦,这想必就是东瀛忍者的通灵召唤术吧,想不到蛊前辈除了金针之术,就连那跨海相望的东瀛也有涉猎啊。」王杰一旁赞到。

  蛊通天对这个马屁十分受用,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:「正所谓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这是老夫年轻时候,游历天下,而学来的。」「蛊前辈真实博学多才!」王杰这次由衷的赞道。「不知这通灵之术有何讲究,又有何限制。」

  蛊通天被王杰拍到妙处,也是得意非常,解释道:「那东瀛虽然弹丸之地,却确实有不少可取之处。主攻剑道,忍道,阴阳道三种。其中忍道,阴阳道虽然其是源自中原道家的五行法术,但早已青出于蓝。这通灵之术,就是结合了阴阳五行,再寻一须弥芥子,融合成一特殊空间,能纳活物与死物。但若取出需得物件回应,死物无法回应,故不能放入,寻常活物也是如此。但老夫与这本命金蝉早已心意相同,所以平时可将其放入须弥芥子中,携带十分方便。」「而且老夫这金蟾还有一妙处,其肚大如斗,老夫一些珍奇的小玩意也可以存入你肚中,一起放入须弥芥子里,端是出家旅行,杀人放火的好帮手,哈哈哈。」「妙!老哥哥果然见多识广,小弟佩服。」

  「哈哈哈,老弟客气,来先办正事!蟾儿,将假阴蛊拿来!」蛊通天哈哈大笑,对着金蟾伸手,讨要金蟾肚中藏着的假阴蛊。

  只见那金蟾呱了一声,却是一动不动。两只斗大的眼珠转了一圈,仿佛白了一眼。接着又死死的盯着南宫凤还有犬舍里诸多受刑的奴畜。

  「你这吃货,不是昨天才喂饱于你嘛!」蛊通天见状,尴尬万分。心念一动,就明白金蟾想什么了,骂了一句,转头想秦严告罪道。

  「啊呀,不好意思,老弟。我这金蟾最是贪吃,虽然昨天老弟已是提供了一份阴蛊。但今天来的犬舍,那吃货又馋了,老弟你看?」「有意思,有意思。早听说苗疆蛊师会养一本命灵蛊,灵蛊能通人性,想不到竟然还能和老哥讨价还价起来,有意思真有意思。」秦严见了,只觉有趣,也不在意。「蟾兄想吃,尽管吃好了。」

  「呱,呱」金蟾似是听懂了人言。对着秦严呱了两声表示感谢。转身对着一个正在分娩,排出阴蛊的妇人,吐出三丈长的舌信,先将妇人周围刚排出的阴蛊一扫而空,接着那信子竟直接钻入妇人的下阴,直接去妇人肚中觅食。

  就在众人看的暗暗称奇之时,金蟾收回舌信,却好似仍意犹未尽,再度吐舌,竟然将另一个待产未产的妇人,一把卷起,直接一口将个大活人吞了腹中。看的众人大吃一惊。然后金蟾转身,对着秦严呱了两声,似乎是在表示感谢。只是眼珠子依然转悠,却是老是盯着南宫凤看。直吓得南宫凤连忙躲入凌玉清的背后。

  set 限制解除

  「你这吃货,尽丢老夫的面子,吃也吃饱了,还不将东西拿来。」蛊通天见状,大怒,对着金蟾喝道。

  金蟾见主人动了真火,这才老实的吐出一个玉盒,又示威似的对着南宫凤「呱」了一声,才被蛊通天送回须弥芥子之内。

  「哎,让老弟与王小弟看笑话了。」蛊通天虽然说着尴尬,实际却也不当一回事。

  「哈哈,多亏蛊前辈了,咱家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。」王杰是第一次见通灵蛊物,自是十分称奇。

  「老哥,为啥你那金蟾好似对我家的凤奴很敢兴趣。」秦严虽不是第一次见到金蟾,却也对金蟾的表现十分好奇。

  「哦,此事啊,说来惭愧。老夫的这只金蟾,又名金蟾王蛊,本就是百蛊之王,以百蛊为食,而且老弟也知道它最喜食阴蛊,凤丫头下身身怀母阴蛊,那吃货自然是看上了凤丫头,想将凤丫头一口吞下吧。」「啊!呜呜呜,不要吃凤奴啊,主人,凤奴最乖了,以后一定听主人的话,好好挤奶,不要把凤奴送去吃掉。」南宫凤听了,吓得直接哭了出来,本能的向其最依赖之人求救,却不是自己的亲身母亲,而是凶魔秦严。

  「啊,凤儿乖,没事了,过去了,有主人在,没有妖怪会来吃你。」凌玉清闻言也是吓的小脸惨白,但仍强行打气精神,安抚已经有些崩溃的南宫凤。南宫凰也赶忙过来,安抚姐姐。

  「好了,好了,你蛊叔叔逗你玩呢,莫哭了。」秦严见了这一幕,也是觉得有趣,便也扮个红脸,安抚了一番。

  「呜,呜,是,凤奴听话,凤奴不哭。」南宫凤听秦严发话,脸上还挂着泪痕,一边抽搐,一边答道。

  「哈哈哈,是你蛊叔叔错了,蛊叔叔这给你赔罪,你可知道蛊叔叔手中这可是什么?」

  「是什么?」南宫凤还有些生气,腮帮子一鼓,问道。

  「凤丫头,你不是常说要变成个完整的女人嘛?这是你蛊叔叔替你开发的假阴蛊,只要装上它,你就能有阴户,从此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。」「啊,当真?主人,凤奴求主人赏奴假阴蛊,凤奴以后一定用骚穴好好伺候主人。」南宫凤闻言大喜,宛如一个被人哄吃了糖果的小女孩,破涕为笑,转身向秦严请安。

  「带你来此,就是为了这个,只是这假阴蛊十分疼痛,你可能忍受。」「凤奴不怕,凤奴为了主人,千难万苦都能承受。」「好,老哥,那就开始吧。」

  「凤丫头,看好了!」

  蛊通天右手持针,一针扎在南宫凤的丹田之处,然后运针如刀,直接划开了一个七寸长的口子。疼的南宫凤浑身发抖,但仍咬牙,一声不吭。

  接着蛊通天从玉盒中,取出一只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蛊虫,沿着伤口处,全部塞入南宫凤体内。再运起金针,瞬间将伤口缝合,手法之妙,只见伤口的肌肤依然凝如玉脂,仿佛完全没有被划开一般。

  就在南宫凤以为完结之时,突然下身一阵剧痛传来,仿佛万蚁蚀身,那蛊虫竟在体内啃食血肉起来。刚才还能一声不吭的南宫凤,惨叫一声,在地上打起滚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,好疼,啊啊啊,疼疼疼,啊啊啊啊啊,娘亲救我,救救凤儿,啊啊啊啊啊!」

  「快,你们两个按住她,不可让她随意滚动,否则前功尽弃。」蛊通天见状,连忙指挥凌玉清与南宫凤道。

  「将她的嘴也堵住,小心她的疼的咬舌自尽。」「啊,凤儿,别怕,娘在这儿。」凌玉清急得赶快和南宫凰一起用身子压住南宫凤,即使如此,南宫凤依然奋力挣扎,显现将儿女掀翻起来。而且南宫凤身子虽被压住,可依然剧痛难忍,周围也没有木棒让其咬合。秦严、王杰与蛊通天三人显然是隔岸观火,并不会出手相助。

  情急之下,凌玉清急中生智,直接将自己奶子对准了南宫凤小嘴,塞了进去。

  南宫凤疼的神志不清,见嘴中有东西,就想溺水的人们抓了一个稻草,也不管是什么,张嘴就咬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,」这回轮到凌玉清喊疼了,只是脸上虽然疼的面目狰狞,却能让人仍感觉一股满满的慈祥的爱意。

  又过了片刻,南宫凤终于痛晕过去,只是嘴里依然咬着凌玉清的乳房,如同一个刚满月的婴儿,开始吸起奶来。

  凌玉清的奶子虽然疼,却不敢放手,只是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突然一声轻呼,只觉奶子被允的一阵发麻后,突然一阵轻松,尽然开始出奶了。

  「啊,娘亲,你也出奶了呢?凰儿也想尝尝。」南宫凰见姐姐已经平稳,也放下心里,刚想关心一下母亲,却见母亲被允出了奶水,大感好奇。

  「主人爹爹,娘亲竟然又出奶了呢,主人爹爹,凰奴我可以尝尝嘛?」「哈哈,玉清你爱女心切,竟然都急的出奶了。但你也不可以厚此薄彼,你两个女儿都要喂啊,凰儿你可以去吃了。」秦严见凌玉清舍命护子的一幕,也是暗暗称奇,再见那凌玉清竟突然产奶,也是觉得十分有趣。当下便准了南宫凰的请求。

  「啊呀,凰儿你咬轻点,吸慢点。你该先想夫君谢恩啊。噢噢噢噢,轻点、轻点,你们这两个小祖宗啊,娘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了,吸慢点,都有都有。噢噢噢噢」凌玉清虽然轻声骂着两个女儿,但也不舍得放开两人。

  凌玉清跪趴在地上南宫凤与南宫凰平躺在她的身下,一人叼了一个奶子,吸的起劲,连眼睛都眯了起来,宛如两个婴儿。

  凌玉清感觉就像回到了十八年前,刚生出二人的时候,也是这么一边一个吸着自己的母乳,一家人在一起,和和睦睦。只是老公从已经记不清名字的南宫甲换成了如今自己最爱的夫君--秦严。凌玉清只希望此时此刻能一直下去,只判着两个女儿陪在自己身边,自己陪在秦严身边,永久永久。


  玉灵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仿佛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梦中遇到了一个男子,虽然记不清他的长相、身材。却就是觉得这人是那么的高大帅气、那么的英俊潇洒。在梦中,她与男子翻云覆雨,共赴巫山。男子是那么的强壮有力,把自己干得是那么的销魂迷醉,只愿一辈子活在,奉这个男人为主,用自己的全身去侍奉他。

  「呸,不要脸的骚蹄子,做什么春梦呢?」玉灵儿满脸羞红,低声骂了自己一句。起身,打开双臂,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,一对玉兔也被扯得晃了一晃。

  「啊!」玉灵儿觉得不对,胸口感到没有了平常的束缚,一丝微风吹过胸前,传来一阵凉意,十分的舒服。这次低头一看,不由大叫一声,连忙将身子卷成了一团。原来自己此时竟是全身赤裸的躺在一口水晶棺内。

  听到屋内有动静,两个奴仆装的女子推门而入。「小姐,你醒啦,让奴婢们给小姐更衣吧。」

  「啊,出去出去。不对,你们是谁,这是哪里,我怎么会在这里?」玉灵儿满脑子疑惑,连珠炮似的问道。

  「奴婢们,是天魔宫宫主的贴身丫鬟,奴是春兰,她是夏荷。小姐是随王总管一起来天魔宫做客的,已经睡了四日了。」为首的叫春兰的丫鬟答到。

  「啊,天魔宫,那不是秦严那老色魔呆的地方嘛?你们把我怎么了?」一听自己是在江湖上闻之色变的天魔宫,玉灵儿不由得大急。

  「小姐,还是先穿上衣服,吃点东西吧,毕竟你已经睡了四日了呢。主人吩咐了,小姐必然一肚子的疑问,待小姐用完膳后,再去找主人,主人自会替小姐解惑。」春兰看似恭恭敬敬,实则语气强硬,丝毫由不得玉灵儿拒绝。

  玉灵儿虽然不满,却也知道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  「啊,你们竟敢让我穿这种衣服!」玉灵儿见了给自己穿的衣物,大怒道。

  「主人吩咐了,小姐若是不愿意穿,那就赤着身子好了,反正也不是没见过。」春兰也不恼,只是转身就带着衣服离开。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你给我站住,哼,我穿就是。」玉灵儿见状,气的跺脚,只能无奈的答应。

  又过了一会,玉灵儿穿戴完毕,只见她穿着苗族传统的交领上衣和百褶裙,只是那上衣只到胸口,仅仅能遮住半个身子,一对玉兔从衣服下钻出,露出两个雪白的半球,让人浮想联翩。下身的百褶裙倒是完整,只是转过身子看,就另有乾坤了。原来这裙子被人沿着中线一分为二,前面部分还好,后面则是被裁的一干二净,将玉灵儿的翘臀与一双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。整个人给人一股说不出的淫弥之感。哪怕是青楼里最下贱的女子也不敢这么穿着。

  「小姐,现在要用膳嘛?」春兰问道。

  「哼,天魔宫这种淫邪之地,脏了本姑娘的嘴,快带路,我要去秦严那老色魔。」玉灵儿虽然确实腹中感到一阵空虚,但警惕心十足,打起十二分精神,准备直接去见秦严。

  「是,小姐请随奴婢这边走。」春兰似乎也早已料到如此,便带着玉灵儿去见秦严。

  二人来到,天魔大殿之内。只见大殿之上早已坐着一男子。男子大马金刀的坐椅子上,全身赤裸,露出强壮而健美的一身肌肉,下身一根虬龙棒狰狞不凡,看的玉灵儿又羞又恼,却又忍不住不时去偷瞄一眼。手中拎着两根狗链,狗链另一头,套在两个女人头上,这两个女人头上套着两只漆黑的橡胶头套,只露出两只小嘴和鼻孔,两人的双手被反扣在背后,两个女人身材均十分火辣,特别是其中一个奶子硕大无比,是玉灵儿平生仅见。此刻两女宛如两条发情的母狗,争先恐后的舔着那根让玉灵儿羞的浑身发热的虬龙棒。

  不用说,此男子正是秦严,而他身下,则是新收的南宫姐妹。

  见玉灵儿来了,秦严将手中的狗链一提,示意二女暂停,将自己的巨根完整的展露给玉灵儿看,还特地翘了一翘,似是在向玉灵儿示威。

  「哼,无耻。」玉灵儿大羞,扭过头去,故意不去看。「秦严老魔,你抓我来此做啥,快放了本姑娘,不然等我母亲来了,定将你这藏污纳垢之所拆个翻天覆地。」

  「咦,来者是客,本座怎是如此之人呢?这次特地请玉姑娘是有事相商啊。」「哼,本姑娘跟你这种人没啥好说的。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」「姑娘说哪里的话,本座对姑娘可是一见倾心啊。本座房内原本的尿壶年老色衰,不堪用了,这次特地请姑娘来,想请姑娘担任本座的通房丫头,伺候本座起夜更衣。若是圣姑舍不得女儿,虽然你娘年纪以大,本座牺牲一下色相,一并收入房中便是。」秦严一本正色的对着玉灵儿。

  「啊,你,放肆!!!」玉灵儿怒不可遏,也不顾两人根基的差距,朝秦严挥拳打去。

  「啧啧,这小手可真滑,」秦严轻松的一把抓住玉灵儿的粉拳,一边说道:

  「咦,玉姑娘,你脚步虚浮,这拳绵软无力,你这是没吃饭嘛?这样连给本座捶背都不够啊。」

  「回禀主人,玉小姐一觉醒来,就急着来见主人,想是看不上奴婢做的粗茶淡饭,想来吃主人的圣液。」春兰在一旁趁机煽风点火。

  「哦哦哦,原来如此,是本座怠慢了。来者是客,既然玉姑娘想吃本座的鸡巴,那就来吃吧。」秦严顺着话,对着玉灵儿命令到。

  「混沌,你休想,啊,怎会我的身体,啊啊啊不要,唔唔唔。」玉灵儿哪里肯依,刚准备开骂,却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竟似不受自己的控制似的,不自觉的跪在了秦严胯下。

  那根巨棒近距离的凑在玉灵儿眼前,让她避无可避,上面散发出一阵臭味,自己却是一点也不反感,反而十分享受其中带来的雄性气息。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。

  「你看,我俩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啊,哈哈哈」秦严大笑。

  「呜呜呜,真香,好吃,唔唔唔,不对,这不是我,唔唔唔」玉灵儿大急,然而眼前之人却让她想起自己梦中那个男人,觉得此人也是一样的是高大帅气、英俊潇洒。只愿如梦中一样,奉这个男人为主,用自己的全身去侍奉他,与他一起翻云覆雨,共赴巫山。一张小嘴吸住了肉棒,却是再也不愿放开。

  「哦哦哦,舒服舒服,玉姑娘果然心灵嘴巧,天生就是上好的尿壶,要射了,给本座接好!」

  「!!,不要」玉灵儿大惊,然而身体却闻言,吞吐的更加卖力,甚至使出了一个深喉的技巧,将那惊人的巨根整个吐下。

  「唔唔唔唔呜呜。」玉灵儿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顺着喉内进入自己体内,一路烫的自己销魂蚀骨,再也经不住,直接双眼一番,昏死过去。

  啪啪啪,此时一个老者拍着手,从殿后绕出。

  「老弟,好手段,这玉灵儿明显还有自己意识,却竟能控制到如此地步,厉害厉害。到时命此女偷袭圣姑那婊子,必能将那婊子一举拿下。」「哈哈哈,天魔功可不止如此。老弟我定能助哥哥达成所愿。」「啊呀,宫主的天魔功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,咱家佩服佩服。」王杰此时也从殿外,拍着手走了进来。

  「哦,王总管怎么又回来了?不是已经回去向王爷复命了嘛?」秦严疑道。

  「情况有变,王府探子刚传来消息,那玉紫萱已秘密离开白苗地界,似乎直奔天魔宫而来。」

  「什么?这可如何是好?」蛊通天大惊。

  「蛊大哥放心,我魔功已成,是不会惧那玉紫萱的。只是那玉紫萱是怎会知道玉灵儿在此的?」

  「必然是此女身上曾被下过连心蛊,方才暴露的,失策啊失策。」蛊通天懊恼道。

  「蛊大哥,莫担心,那圣姑玉紫萱,既然离开白苗的老巢,来我地盘,哪怕她是条过江龙,我也会让她有来无回!」

  「哎,虽不是强龙,却也是真蛟一条了。老弟有所不知,圣姑所养的那条灵蛇蛊,三年前,也不知何故,竟然沉睡了一年多,老夫观察许久,终于于二年前找到机会,携黑苗一众高手突袭那白苗圣坛,不想她那条灵蛇竟当成蜕皮,化蟒为蛟,若不是老夫的四个儿子替老夫断后,老夫也会殒命当场。」「想不到白苗出了一条蛟龙,原来竟是真的。」王杰一旁也是神色严肃的说道。

  「哼,区区蛟龙而已,只要它一日没有化龙,在本座眼里,就依然是条爬虫而已。正好,以此女为质,引那圣姑去降龙谷,一举将其擒下。」「老弟竟有此豪气,佩服。老哥我也舍命陪君子,与老弟一同走一遭。」「老哥放心,你我兄弟齐心,必能其利断金。对了,老哥,我听闻,黑苗一脉与白苗一脉战了多年,为了对圣姑一脉的灵蛇蛊,专门研发了一种奇毒,可否借小弟一用。」

  「啊,这……好吧,贤弟拿去。」蛊通天虽有不舍,仍将一玉盒递与秦严。

  「哦,这就是传闻中的龙蜒香嘛?」

  「正是此物,此物乃用金蟾王蛊每年一次蜕皮熬制而成,最是白苗的灵蛇爱吃之物。其实是灵蛇的大补之物。然物极必反,食用此物,灵蛇必会昏睡三天三夜,我们苗疆蛊师一身本事全在用蛊上间。灵蛇昏睡,在此之时,圣姑宛如手无寸铁,只要能擒杀圣姑,灵蛇与圣姑早已两体一名命,必也会一起命丧黄泉。此物乃双刃剑,老弟一定要好好保管。」

  「老哥放心,且与王总管一起与我压阵,看我擒下那玉紫萱。」「对了,事不宜迟,老哥与我一起先去那降龙谷一观地形吧。」「老弟说的在理,请。」

  「请。」

  秦严、王杰与蛊通天三人说罢,当即就动身。前往离天魔宫十五里外的降龙谷。临走之时,秦严还不忘了身下的玉灵儿,取过一条狗链,将其给玉灵儿带上,一路牵着一同前往。

  「蛊老哥,且看,这降龙谷乃天然的一处险地,三面环山,只有这伏龙颈一条小道作为出口,我等在此伏击那玉紫萱,必然十拿九稳。」「秦宫主果然是这边的地头蛇,秦宫主这次有玉灵儿为质,让那圣姑投鼠忌器,占了人和;此处险地,占了地利;先知了玉紫萱的动向,此处又名降龙,占了天时。这次玉紫萱这条强龙看来是定要栽在此处了。」王杰一旁拍马屁道。

  「好好好,老弟果然设想周全,老夫这下也有了三分信心。」蛊通天见这降龙谷确实为一天险之地。又名为降龙,正好能克玉紫萱手下的那条真蛟,当下也宽慰了不少。

  「嘿嘿嘿,我魔功大成,也是全赖王总管与老哥哥相助。正好拿下玉紫萱这条强龙,扬我魔威。」

  「秦严你不得好死,蛊老魔,就你那癞蛤蟆的样子还想对付我娘,你的那只癞蛤蟆连给小白塞牙缝都不够格。赶快放了本姑娘,说不定本姑娘心情一高兴,劝娘放你们一条狗命,收你们做蛇奴。」玉灵儿听了三人肆意调侃自己的娘亲,大怒道。

  「傑傑傑,玉家的小娃儿,嘴还挺硬啊,待老弟大展末魔威,收了你娘,到时候老夫一起收了你娘和你这对母女花,放心,老夫不会把你们去喂金蟾,只会让你们母女不停的给老夫生娃儿,替老夫的四个儿子报仇雪恨。」蛊通天见那玉灵儿嘴上虽硬,可衣着暴露,脖子上还套着狗链,完全一副予人予求的样子,不由的兽性大发。

  「哦?蛊老哥倒是有野合的好兴致,不如就在此地,老哥替玉灵儿开个苞,等那玉紫萱来了,必然更加怒急攻心,定能事半功倍。」秦严也是一旁打趣道。

  「咦,不可不可。老哥我怎能抢了老弟的头汤呢。」蛊通天连忙摆手道。

  「啊呀,你我兄弟多年,何必这么生分。不过一区区下贱女畜的红丸,当不得什么大事。」秦严也完全不在乎边上玉灵儿的感受,继续怂恿蛊通天道。

  「蛊通天,你这癞蛤蟆,你敢!!」玉灵儿一听大仇人要来破自己身子,不由大惊。

  「哈哈哈,那老哥却之不恭了。小娃儿,你放心,今天你爷爷替你开苞后,等等轮到你母亲,老夫一定给你们母女封一个大大的红包。」蛊通天脱下裤子,走到玉灵儿面前,左手朝玉灵儿下身探去,正准备提枪上马之际。却是突然啊的一身惨呼。

  只见玉灵儿下身之中,竟探出一条碧绿的小蛇,蛇头呈三角状,吐着信子,一看就知道剧毒不凡。原来蛊通天一时不查,竟被此蛇狠狠的咬了一口,左手瞬间一片乌黑。

  「贱人!敢而!」蛊通天连忙封住自己左手的穴道,盛怒之下,准备对玉灵儿痛下杀手。却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阴风。

  「蛊老哥息怒啊,刀下留人啊。」

  「是啊,蛊前辈息怒,此娃儿还有大用,蛊前辈,莫要辣手摧花。」秦严与王杰见玉灵儿得手,立刻出手阻止,口中还好言相劝。只是秦严二人口中虽是说的好听,下手却丝毫不留情面,一个掌中带着滚滚的魔气,直向蛊通天的天灵盖拍去,一个手持绣花针,寒光闪烁,直封蛊通天三大死穴。

  「小贼,竟敢算计老夫。」蛊通天到底老江湖,被偷袭的那一刹那就已准备逃跑了,扭身躲开了夺命的三针,再回身与秦严硬接了一掌。虽然整个人因此被轰的倒飞出去,空中便噗出一口黑血。可人却也是往降龙谷出口处飞去,想夺路而逃。

  「哼,蛊通天,你早已投靠了太子,你还想蛇鼠两端,想混入小王爷麾下,太天真了。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。」秦严与王杰既然出了手,也彻底撕下了脸皮,追杀了上来。

  「哼,就凭你们两个小辈,还拿不下老夫,金蟾助我。」蛊通天趁着自己飞出去的一瞬间,施展通灵之术,唤出那金蟾王蛊,趴在金蟾背上,指挥金蟾查伏龙颈跳去。

  那金蟾王蛊毕竟也不是凡物,一蹦就是二三十步远,三跳便甩开了秦严二人,眼看就要逃出升天之际。在伏龙颈口,突然地龙翻腾,一道白光冲天而起,此刻金蟾正跃在半空之中,无处借力,避无可避,直接被白光击中。

  定睛一看,正哪是一道白光,分明是一条白色的巨蟒,而且那巨蟒头顶生角,哪里是蟒,分明已是一条修炼有成蛟龙。

  「玉紫萱!!!」蛊通天摔在地上,看见此蟒,哪里还会不知道,前因后果。

  自己本想做只黄雀,不想却成为了最弱小的那只蝉儿。悲愤的大叫道。

  只是蛊通天话还未说出口,身后秦严已经赶到,一把抓住蛊通天的脑袋,轻轻一拧,已是人首分离。蛊通天的那只金蟾王蛊,此刻也是被白蛟一口吞入腹中。

  「哈哈哈,圣姑大人辛苦了,在此能竟全功,全赖圣姑大人的这条白蛟啊。」秦严将手中的脑袋随意一丢,哈哈笑着向那白蛟拱手致意。

  「秦宫主客气了,全赖王爷的神机妙算,方能除此恶贼,从此我白苗一族终于能一统苗疆了。」只听白蛟背上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使人听的分外的悦耳。

  抬头望去,一女子坐在白蛟背后,头带白银打的玉凤冠,脖子上戴着银白的谢垛尼,身穿绣着花的交领上衣,下身一条藏青的百褶裙,美貌不凡,虽已为人妇,却是看着比起玉灵儿还要靓上三分。正是白苗一族的族长,白苗的现任大巫女,人称圣姑的玉紫萱。

  「娘!呜呜,灵儿想死你了呢。」玉灵儿与王杰也随后赶到。玉灵儿见了自己娘亲,激动的一头扎在玉紫萱怀中,向玉紫萱撒娇起来。

  「娘,那个秦严是个大坏人,他羞辱女儿,你让小白替女儿出出气。」玉灵儿还记得秦严之前对她的羞辱,一边撒娇还一边悄悄地说秦严的坏话。

  「灵儿乖,你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还这么没轻没重的,王爷之前不是吩咐好的嘛,让你假装被俘,好降低蛊老魔的戒心,引至这降龙谷,才能一举擒杀此撩。

  王爷与秦宫主乃是一起的,你想造王爷的反啊。」玉紫萱又好气又好笑,只好抚着爱女,安抚道。

  「哼,就知道娘亲偏心王爷哥哥,不理你了。」玉灵儿见母亲不帮自己,气得鼓起了小嘴,对玉紫萱使了个鬼脸。

  「秦严,本姑娘这次奉命施了苦肉计,可是好几天没吃的,快给本姑娘准备好山珍海味,让本姑娘饱餐一顿。」玉灵儿转身对着秦严,本还想放几句狠话,可腹中突然一阵呼喊,临时改口道。

  「哈哈哈,早就为玉姑娘准备好了。玉夫人也是难得来本座的天魔宫做客,也请务必赏脸,去寒舍喝一杯茶,玉夫人国色天香,定能小殿蓬荜生辉。」「秦宫主客气,小女从小失了管教,让秦宫主见笑了。请秦宫主带路。」「无妨无妨,灵儿小姐天真烂漫,本座十分喜欢呢,玉夫人,这边请。」「宫主,请。」

  玉紫萱、玉灵儿跟着秦严一起回到天魔宫内。宫内早已备好了佳宴,等待众人回来。

  玉灵儿,饿了几天,自顾自的去胡吃海喝暂不说她。玉紫萱与秦严分宾主落座,品着下人送上来的香茗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。

  玉紫萱见这天魔宫内,到处是只有衣衫不整的侍女忙碌着,微微皱眉,却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有些坐立不安。

  「咦,玉夫人,怎么这茶不合你胃口?」见玉紫萱皱眉,秦严问道。

  「啊,不是不是,这太湖的吓煞人香,香气逼人,紫萱十分满意。不过总觉得少了点什么?」玉紫萱看着秦严,发现秦严竟然与小王爷有三分相似,突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。下身那羞人的骚动更是激烈,随口回道。

  「哦?夫人曾去王府做客一年,想必是吃遍了人间的美味,不知本座这里的茶水差在哪里?」

  「啊,不敢。秦宫主这里的茶水用的也是御赐的上好茶叶,自然是极好的,这水取了人的乳汁来泡,味道更是鲜美。只是……只是似乎少了点什么?紫萱一时想不起来了。」玉紫萱仔细想了想,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觉得哪里不对。

  「可是少了男人的精液?」秦严突然一脸淫笑道。

  「啊,对、对。就是少了男人的精液,难怪紫萱总觉得缺了什么。原来是男人的精液。」玉紫萱恍然大悟道。

  「呵呵呵,想不到夫人还有此好,说起来,夫人与本座一同为王爷效力,也该相互坦诚交流,增进增进双方的感情。」秦严一边说着荒诞不羁的话,一边竟当着玉紫萱的面自顾自的脱下了衣服,朝着母女二人耸起了自己那根擎天柱。

  「啊,我与宫主确实应该坦诚交流。男女双方都赤身裸体,才能算是坦诚。

  灵儿你也脱了吧。」玉紫萱听到秦严要坦诚交流时候,也是松了一口气,一边一颗颗的解开身上的扣子,一边对玉灵儿说道。

  「啊,早就穿这衣裳不爽了,像个妓女似的。」玉灵儿一听,如蒙大赦,一把将自己那羞人的衣裳一把撕碎。

  「你这孩子啊……让秦宫主见笑了。」玉紫萱一边嗔骂,一边也很快解开衣裳,原来除了外面的一套衣服,她也是没穿内衣的。

  只见玉紫萱笔直的站在秦严面前,高挑的身材配上两条长年锻炼的玉腿,丰满的臀部上,是一条水蛇腰,肌肤吹弹可破,最吸引眼球的是那对浑圆的肉球上一边一行瘦金小字「王府母狗,淫犬紫萱。」

  「无妨无妨,咦,夫人胸前怎么还有刻字啊。」秦严淫笑着,故意问道。

  「啊,这是王爷主人特赐给母狗的,告诫母狗,平时是高高在上的圣姑,实际是一条最下贱的母狗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,还是王爷训狗有术。对了,玉清,去让凤奴和凰奴爬过来,她们不是说要给为父做两条小母狗嘛?让她们好好看看玉夫人的样子,好好学学。」秦严对着身后的凌玉清说道。

  凌玉清领命,不一会牵着两个女儿进来,只见两女四肢着地,头上戴着头套,完全看不清路,全靠凌玉清牵着,才能一路爬来,两人尾洞里都插着跟狗尾,随着爬行的两人,尾巴一扭一扭。

  「说起来,还是本座招待不周,忘了给夫人提供精液了,来凤奴,去给玉夫人射一发。」秦严笑着命人摘去南宫凤的头罩,对着南宫凤命令道。

  南宫凤贪婪的呼了几口空气,回过神来,爬向玉紫萱。

  「啊,南宫凰,几日不见,你的奶子怎么大了这么多怎么做到的,教教我。」玉灵儿见了南宫凤的脸,误以为是南宫凰,跑去问事: 「王爷哥哥,一直嫌我的奶子没娘亲的大,好姐姐,你这是什么丰胸秘法啊,教教妹妹。」南宫凤听人说自己胸大,不由羞的满脸通红着向玉灵儿解释道:「灵儿小姐,认错人了,奴家是凰儿同胞的姐姐,南宫凤。凰儿在那边。」「啊,你就是南宫凰的哥哥南宫凤啊,果然长的好像。」玉灵儿说着,跑去另一边,将此女的头罩扯开,此女正是南宫凤。

  「咦,是灵儿姐姐啊,你怎么也在主人爹爹处?啊,娘亲我错了,凰奴见过灵儿小姐。」南宫凰本与玉灵儿熟识,正要开口攀谈,却是被凌玉清瞪了一眼,赶忙起身行礼。

  玉灵儿仔细瞧了瞧南宫凰的鸽乳,又比了比自己的那对,觉得还是自己的更胜一筹。当下如获胜的公鸡,骄傲的说道:「本小姐当然在此,南宫凰,你不知道吧,当日你突然知道秦严的行踪,前去向秦严寻仇,就是本小姐按王爷吩咐偷偷安排的。你说本姑娘为何不能在此。」

  「啊,原来如此。多亏了灵儿姐姐,凰奴才能被主人爹爹擒住,才能被主人爹爹开苞,才能与母亲姐姐一家团聚,一起献身给主人爹爹。凰奴谢过灵儿姐姐。」南宫凰听到自己被算计,却十分高兴的谢着玉灵儿,弄的玉灵儿十分无趣。

  「哟,秦老魔,你调教女人的技术不错嘛。」玉灵儿撇了撇嘴,不再理南宫凰,朝秦严说道。

  「灵儿,不准无礼。」玉紫萱连忙呵斥。

  「哼!」

  「哈哈,我就喜欢灵儿姑娘这种性格,无妨无妨。」秦严丝毫不介意道。

  说话之间,南宫凤已经娇喘着搓着下身新长成的粉嫩粉嫩的阴户,原来她身下那根狰狞的打狗鞭慢慢地从阴户中重新钻了出来。

  「玉夫人,我家凰奴的这个打狗鞭你看如何啊?你是自己去吃,还是让她射给你?」秦严一旁笑问道。

  「啊,好弄的臭味,这居然还有阴蛊的气息,这等精液最是滋阴养颜了,当然不能浪费,让我亲自来吧。」玉紫萱一边说着,一边已经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,仔细舔舐起来。

  「啊,娘亲,你好狡猾。」玉灵儿见母亲占了先机,急忙喊到,想让玉紫萱让她一让。

  「呜呜呜,长幼有序,待为娘先尝一尝,唔唔唔,好吃,唔唔唔。」玉紫萱一边吞吐,一边呜呜的说道。

  「唔唔唔,这怎么还有刻字,呜呜,打,,呜呜狗呜呜,,,鞭!唔唔唔」玉紫萱舌头宛如一条灵巧的长蛇,包裹着南宫凤那根肉棒。待舔到龟头内侧,忽然发现内壁上似有刻字,玉紫萱竟无需用眼,只用舌头舔舐,就准确的探出所刻小字。

  「啊呀呀,玉夫人的灵舌,本座算是见识了。厉害厉害。怎么样?本座的凤奴的打狗鞭很配玉夫人这王府母狗吧。哈哈哈,灵儿小姐也莫急嘛,本座这不还有一根啊,来吧,不用客气。」

  「哼,算你识相。」玉灵儿完全没了早上的傲气,十分情愿的趴在了秦严胯下,努力的替秦严口交起来。

  「唔唔唔,秦宫主说的对,我这条王府母狗,确实最需要这打狗鞭教训,唔唔唔。咕咕咕,啊,好浓,好臭,好吃。」玉紫萱舌技惊人,几句话的功夫不到,就让南宫凤缴械投降了,待吃干抹净,还伸出小嘴沿着唇边舔了一圈,好像仍意犹未尽。

  又过了一会,秦严也没刻意尽守精关,放了点水,射给了玉灵儿。

  见玉紫萱母女吃饱喝足,秦严正色道,「玉夫人,本座十分喜欢你的闺女,想收你家闺女做个尿壶,你可愿割爱啊?」

  「啊,娘亲,灵儿不愿。灵儿只是王爷哥哥一个人的小母狗。」玉灵儿一听,连忙向娘亲哀求。

  「谢秦宫主赏识,本来男人的要求,我们这做母狗的是不能拒绝的,宫主的鸡巴又长又粗,一看就知道是灵儿的良配。但我们母女早已是王爷专用的母狗,不能自己做主,请宫主海涵。」玉紫萱一脸正色的回绝了秦严的要求。

  「那若是王爷同意了呢?你看,这是什么?」秦严说着,从一旁的女奴手中,亮出一块令牌。

  「啊,这是母狗在王府的狗牌嘛?见狗牌,如见王爷本人,母狗玉紫萱见过主人。」玉紫萱见了狗牌,连忙下跪。

  「啊,母狗玉灵儿见过主人,见过主人。」玉灵儿见秦严又抄起一块令牌,不是自己的狗牌又是什么,连忙一起跪下请安。

  「王爷有令,命你们两条母狗在天魔宫好好学习伺候男人的本事,待三个月后,再随本座一起去西夏与王爷会合。呵呵,玉夫人,王爷说了到时候要成立一个女犬营,专门派人慰安西军众将士,玉夫人身为王府首席母犬,当然要身先士卒啊,所以这三个月要好好锻炼,若是不小心被西军那群丘八给操松了骚穴,小心王爷不要你了」秦严举着两个狗牌,对二女大声命令道。

  「啊,母狗一定好好训练,定不会辜负王爷的期望。」玉紫萱听到自己被派去劳军,还是神色如常,待听到王爷不要自己了,吓得小脸惨白,像没了魂,连忙朝秦严磕头表功。

  「既然如此,你们二人可还有异议?」

  「母狗们没有异议,请秦宫主好好训练母狗们。」二女齐身答到。

  「哼,还敢称本座为宫主?」

  「啊,母狗错了,母狗不该直呼主人的名讳。」「哼,我看你们是离开王府太久,没人管教,性子都野了,再这样下去,就真成了野狗了。先去犬舍找西门雪妍挨一顿杀威棒,待明日,本座要亲自调教你们。」

  「是,母狗领命。」

  【完】